热门关键字:  恒峰娱乐手机客户端  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产品中心 > 内容

为什么“娱乐化”的抖音可以逆袭“原生态”的快手?恒峰娱乐手机版官网

2018-11-03 来源:本站

  摘要:抖音的“上层渗透下层”路线之所以成功,说明了底层青年们的娱乐方式正在向城市青年看齐,无论是一票难求的春节票房还是抓娃娃机、miniKTV的覆盖下沉,都在合力推动着这一趋势。

  中国的春节,是一个天然的观察产品的好时机——阶层流动、人群汇聚,春节成为一个社交传播“爆点”。也因此,春节成了移动互联网产品“弯道超车”的关键节点,微信依靠“红包大战”给予支付宝以背后一击就是经典案例。

  2018狗年春节,开年蹿红的直播问答本想借春节之势再上层楼,无奈却被叫停,于是我们只见证了两个战场上的短兵相接:一场是“吃鸡”游戏对《王者荣耀》的合围之势,另一场则是快手与抖音在电视、视频网站上的广告大战。

  从 App Store 的排名来看,上线 天的抖音已经牢牢地压制住了快手的“一哥”地位。1月31日至2月27日不到一个月期间,抖音短视频在app store的排名一直稳居高点。

  而根据 SensorTower 平台的数据,从去年9月开始,App Store上抖音的单日下载量便开始持续走高;而从话题热度与社交影响力来看,抖音也足可以与快手并驾齐驱。

  “现象级产品”抖音,终于证明了自己并非一闪而逝的“爆款流星”,互联网产品圈,开始对“上线 天的抖音,这个团队到底做了什么”产生了浓重的好奇。

  早在2017年5月抖音的“爆发曲线”刚刚开始腾飞的时候,钛媒体曾发布一篇文章,探讨抖音会否能成功逆袭快手(《抖音有可能逆袭快手吗?》)。基于当时抖音的产品形态,我的结论是:

  快手走的是平民生活化路线,而“抖音们”走的新潮娱乐化路线——是都市青年们早期捧红了抖音。据不完全统计,上线至今,随着用户规模的扩大,目前抖音用户层已经呈现出低龄化、老少同台的趋势。

  一位 7 岁小男孩的母亲向钛媒体表示,自己的孩子是抖音的忠实粉丝,同时也是一位“非重度”用户,偶尔会根据音乐设定对着手机摄像头“扭一扭”。

  为何抖音能同时受到青少年欢迎?在上述接受钛媒体采访的母亲看来,“设定好场景、背景音乐、台词等,十分便于参与,也符合青少年模仿从众的心理,也是吸引他们参与的主要原因。”她还向钛媒体表示,视频内容“颜值很高”,也是让“刷抖音”成为潮流的重要因素。

  不过,抖音并没有固守music.ly这样的“音乐短视频”高端路线,而是在以音乐短视频吸引了核心潮流青年之内,不断加入更“接地气”的草根玩法。

  据钛媒体观察,抖音上的短视频已经既“不抖”,也不一定需要音乐,而是成为了和快手一样的综合性短视频社区。

  快手的轻运营、去大V化和对UGC的坚持,给了抖音以可乘之机。这固然可以让快手成为展现中国底层青年生活的万花筒,营造一个平等的内容社区。

  然而,在娱乐性内容方面,抖音的热点运营、明星带流量、扶持达人的玩法更容易快速突破,普通用户只需要做个手机版的沙发土豆。

  从娱乐性上来看,抖音明显比快手“更好玩儿”,无论是特效滤镜还是魔鬼炫音、炫酷剪辑,虽然提高了创作门槛,但无疑有助于生产出好玩的视频;相比之下,快手的视频更加“原生态”,更像是身边人的生活,快手上的娱乐效果,更依赖于其生活本身的“猎奇性”,而抖音则可以依靠滤镜特效和剪辑的“加持”。

  快手的产品页面数年不变(每一次升级都只是例行公事的问题修复及性能提升),而抖音两周一个版本迭代,这并不能说明快手产品的“偷懒”与抖音产品的“拼命”,而是因为快手除了优化算法,并不会频繁升级玩法,而是依靠用户自发的创造力与社区传播,而抖音则在不断升级玩法,推动一波又一波的热门玩法,包括去蹭《中国有嘻哈》和直播问答的风口。

  可以这样说:抖音展示的是年轻人的玩法,而快手更想展示是年轻人的活法。只需要对比一下抖音和快手上推荐视频的拍摄场景,就能发现这种区别:抖音视频半数以上都是在日常场景(主要是室内)拍摄,而快手的镜头则伸向了田间地头、县城广场、出租屋内、高速路上……

  快手对“记录世界 记录你”数年如一日的坚持,使它成为底层青年的生活圈,成为中上层社会窥视“底层残酷物语”的一扇窗口。

  问题则出在,这让它更愿意把“原生态记录”而不是“娱乐效果”放在第一位,让它几乎不进行内容的运营、大V的拉拢培植与明星代言,一门心思不断优化推荐算法。

  在“前短视频时代”即短视频尚未成为风口的时代,快手承载了底层青年自我展示、娱乐、猎奇、社交等综合诉求。

  而头条的短视频战略通过抖音、火山两路出击,对快手形成夹击之势,抖音分流了娱乐性段视频,而火山则希望通过简单粗暴的补贴政策,发动底层群众生产原生态生活内容。

  这种分化策略之所以正在奏效,一方面是95后、00后这一代年轻人“娱乐升级”的结果,另一方面随着他们的生活状态、娱乐方式渐渐同质化,万花筒不再五彩斑斓。

  更重要的是,正如我上文提到的,快手上的娱乐效果取决于生活及行为本身的“猎奇性”,对于绝大多数普通青年来说,只能围观而无法模仿,除了喊麦、社会摇、鬼步舞等少数自发流行的meme —— 这是一条“内容为王”的老路。

  对于人人表演欲高涨,“戏精”附身的年轻人来说,哪怕生活本身平平无奇,也可以通过抖音上的视频特效、音乐剪辑,通过模仿热门的“视频段子”变得好玩。更何况,抖音推荐的高颜值小哥哥、小姐姐们能充分“挑逗”起用户们的表演欲。

  抖音异军突起,是短视频进入细分化时代的必然结果:抖音的“上层渗透下层”路线,说明了底层青年们的娱乐方式正在向城市青年看齐,无论是一票难求的春节票房还是抓娃娃机、miniKTV的覆盖下沉,都在合力推动着这一趋势。

  尽管在宣传推广上快手和抖音路径相似,紧贴娱乐节目,然而快手的内容运营与“娱乐化”尚未跟上,仍然顽强地坚持自我的原生态,不愿意放弃“记录生活”的使命(这使得它的推广效果落后于抖音)。